西出阳关而已我不需要故人

seventeen

早就琢磨给自己16年的人生作个总结,拖得太久已经兴味索然,刚才听完田可的一通电话临时起意把它补上。已经过了那种过生就普天同庆的年纪,今年也的确鲜有人祝贺,方知人活于世,踽踽独行,被记住是件幸运的事。被记住我受宠若惊,没有祝福我还是开心。人生是列车的话,我现在偏偏想要做那种沉默寡言不被注意的乘客。只是今年,我等的人一直没有来。

我十四岁之前过着无忧的时光。

我十四岁时隔着千山万水爱上了一个人。

我十四岁时因为战战兢兢的爱情变得务实,善妒,悲欢喜乐被他牵动,却因为另一个姑娘没办法表达内心的肿胀以至于相爱的可能被拖成了一个夙愿。

那时候我每逢假期就熬着时差挂在网上,焦虑地变换着签名昵称和头像,候他的信息。有时候有的,大多时候没有。有的时候,我雀跃得要死却按捺着,小心翼翼地说每一句话,确保自己是值得被爱的,以致后来交谈变得如履薄冰两个人都乏累;没有的时候,我就不停地换,时不时去看他亮着的头像,看他有没有新的动态,然后熬到天亮,他越来越少来,最后我只是漫无目的地依靠着惯性熬夜,终于也忘了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今年,我十六岁,夏天我终于放下重担。

 他的名字叫李林朋。

我认识李林朋四年,十二岁到十六岁,人生中最好的四年。我都用来爱他。

我喜欢画画,钟情阅读,热衷摄影,尽兴歌唱,高度近视,喜欢的食物是海苔,喜欢的水果是橘子,喜欢的歌手是莫文蔚。

 小时候极爱狗,命里接连有过十几只狗的陪伴,去年养了一只猫,我好喜欢小家伙,彼时家里还有一只萨莫耶,我们三个渡过了很快乐的短暂光阴,在一切都那么朦胧初始的时候,狗在门边接我放学,猫眯眼卧在凳子上,我跟它们合照,给它们写东西,我每年都给狗写一封信。后来狗因为聒噪被送走,猫也在今年三月走失。我很难受,以后或许还会再养狗,但不会再养猫了。 

朋友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我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但对交朋友趋之若鹜。无论对象是人鬼蛇神,总希望有陪伴。

我有过一个最佳损友叫刘娅,我终其一生怀念她。

卢诗玉还有王章羽。王家靓,严文喆。

初中交了一帮朋友,经历过血雨腥风,我跟别人说过她们的故事,我或许以后不会主动联络她们,我爱她们中的每一个。

遇到过最可爱的男孩子叫王章鑫,他总让我看到童年懵懂的感触,今天给他打电话特别开心。他好像被结界保护起来了,永远善良,永远纯真。

最好的男朋友叫朱东篱,非常懂我的一个基佬。可惜从此人生轨迹不同。

跟爸爸关系不好。

妈妈年轻时是个芳华绝代的美人。


……


我要赚大钱养我妈妈


我生在贵州,没什么见识,但凡有一点诗意感触,全部来自山和水。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我任性拧巴性格恶劣,俗话说夜郎自大,我倨傲得很。


我想为这片贫瘠土地的疾苦生命带去些什么改观,毕业了就去支教。跟自己约定好了的。


我悲观厌世。


人会沉溺于悲伤不想自拔,在这样的深夜里飘在半空,但愿自己不忘初心,但愿自己心无杂念,但愿能心无旁骛地努力,但愿命线里就是要去冲撞的。


快要十七岁了好开心。><


 

评论

© 你忠誠的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