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阳关而已我不需要故人

哥哥

我的哥哥,要结婚了。 

        他的身上流跟我相似一半的血液,所以我从来没有单纯地叫过他哥哥。我素来叫他君剑哥,近几年改叫哥。但说实在的,我不大知道“哥哥”这种称呼的具体概念,因为我们俩实在相交甚少。

        我一直想要一个兄弟的,但无论哥哥,还是妹妹,都没能完整地圆我这个念想。

        不过我觉得,我哥还行。

        听说爸跟妈结婚的时候哥哥才十二岁,那时候他已经算得上懂事,不哭也不闹,婚礼当天在一旁安静地择菜。有好事者上来怂恿,他于是气冲冲地跑开了。我当时听了觉得心里不舒服,心想他肯定很无助,没有人疼才懂事。我开始觉得对哥哥有些愧欠,在他面前尽量乖顺。

       有了我之后的某一天,哥哥出逃了。他悄悄潜在开往外婆家的拖拉机上,一路跟人颠簸着回了家。亲戚们都找疯了,到处打听,到派出所报案,最后在隔了好十几里山路的村庄派出所找到他,我想象我哥颠得灰头土脸但没找着路回外婆家,呆头呆脑坐在车后座被带回来的样子,忍不住笑将起来。哥哥的成长坎坷,或许性格上很多被亲朋好友诟病的缺陷,就是那时候出现的。所以我感到对哥哥的愧欠。这是无法弥补的伤痛,我也不知如何找补。

       我跟哥哥的交谈上限是十句。一般我放学了回家,路过前台,叫他一声哥,他略略眯眼说回来了啊。有时候有什么吃的,总是一股脑塞给我,经常是他多嘴问我一句要不要吃瓜,我说要吃,他就一整个拎起来让我抱回家。有一次他跟朋友在院子里吃夜宵,见我来,问我要不要吃,我说要吃,他就给了我一袋土豆,他的朋友在一旁说把那包蟹角也拿去,我说如果你们真的要给我的话我不介意,于是桌上的吃食,五袋被我蹭走了两袋。回家以后我才反应过来不妥,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失礼。然后心想哥你可不要怪我啊。

       11年我还坐在电脑前跟朋友抱怨哥哥都二十五了还不懂事,一转眼间,他已经非常逆来顺受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突然给我十块二十块地塞钱,回家会有意无意来我房间看看,然后淡淡地问一句:曼君回来啦?这根本不像问话,更像是在做一个例行的游戏,他例行地问一句你回来了,我例行地回答一句嗯,的游戏。这是我跟哥哥唯一玩过的游戏。我去军训前一天,他还给了我五百块钱。

      我跟哥哥挺像的。

      譬如说,我们都倔和要强。以前我们两个都不懂事,两句不和就吵起来,11年夏天我奶奶去世,爷爷生了一场大病,吃喝拉撒需要人打理,有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哥哥一身酒气地过来问我拿钥匙,他语气非常冲,一听就感觉没安什么好心,所以我不给。他怒气冲冲地问我,你不相信我是不是?我也吼回去,你先说你要做什么啊?他不说,纠结于我不信任他这茬上,我们俩就这样吼了几个来回。

      后来妈妈来跟我说,你爷爷晚上要上厕所你哥来搭把手,他没有钥匙你怎么不给他?

     其次是,我们品味很相近。03年我学前班,在他的柜子里翻到两张周杰伦的盗版光碟,于是我喜欢了这个男人十一年。12年我在他用过的酷狗上听到一曲杨千嬅,于是我把她奉为女神。他在省会的时候给我买过一条运动裤,我觉得蛮好看。他很高兴,看我鞋脏了带着我去刷鞋,结果路面上的劣质洗鞋水把我的小绿头皮鞋刷坏了,到现在那上面还是一片斑驳,洗都洗不掉。

      再然后,其实我们都不怎么喜欢讲话。


      在已公开的情报当中,哥哥一共有过两段恋情。

      第一任是个姿色不错的姑娘,好逸恶劳爱玩耍,结果可想而知,她亲口对哥哥说,你只是我的取款机。09年她到家里来玩,电脑上的QQ没关,我偷偷互加了好友,一句话也没有说过,现在还留着。

      现任便是他的未婚妻,朴素安分的小城姑娘,还给我扎过头发。他们认识一年有余。


      从八月中旬正式开始了管教严格的高中生活,周一上交手机,老师用很大的一个洗脚盆装着,一周下来唯一的念想,就是周五老师端着盆回来,啪一下放在讲台上,住校生呈上请假条,拿了手机就可以回家。这还是第一次,于是玩味地写道:尊敬的康老师,我欲回家娶亲,望批准。

     只是一个玩笑,谁知道一语成谶。在车上得知,我的哥哥,要结婚了。


     哥哥今年年方二十八,宜婚娶,于是婚娶。

 

评论
热度 ( 1 )

© 你忠誠的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