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阳关而已我不需要故人

妖娆人间20140807

车开上颠簸的山路,摇得我觉得像是坐船,我闭上眼想睡一会儿,发现自己毫无困意。待到意识终于模糊了些,却被身边的人一把推醒,一身起床气下了车,促不及防跟秋坡撞个满怀。四周都是山,同样的高度,一圈环绕一圈,从黛色过渡,过渡成淡蓝,再过渡,过渡成最接近白的灰。站在坡顶,看到山下的人家,看到满眼蔓延的绿,看到西边的迟暮,感受到凉丝丝的风。差点被震得跌下山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胜景,并没有人提前告诉我的,我一点准备也没有,我站在原地感觉到窘迫,好象去探望病人,而我两手空空。于是我第一次发现语言是苍白无力的,它是我唯一能献给秋坡的东西,但它却不能写尽秋坡的美,好象书写一朵花的全貌,而它不过尔尔。甚至连照片都没办法做到,我想最接近那种感触的,应该是电影,可就连电影也少了两种感官知觉。所以,能解决描述的,只有经历。
我想,人间还有这么多美丽的地方我没有涉足,这就是我人生的追求。自由活动时间,我一路奔着山脚的村庄去,想窥探他们的生活,最终还是打住。我在无人的草地上躺了下来,仰着头感觉自己要掉到天里去。就连躺下也没法把天尽收眼底,这世界是这么广阔。
晚上人们终于生了柴火,手拉手围着篝火转,嘴里咕哝着随口的嘶吼,就象语言还没被发明之前,野人们尽兴时从喉咙发出的吟唱。跳的舞却是乱无章法,这让我有些失望,在我想象中,篝火晚会应该充斥着美人俊男 ,穿着民族服装,拍着手鼓,摇着铃铛,唱着民歌跳得尽兴。好了我是在想什么,明知道不可能,还是小小地脑补了一下,这样的描述,让以后的旅行来解决吧。
我想我以后的人生,在感觉到莫名暴躁的时候,回想起秋坡透凉的风,还是会爱这个人间。

话说,年初的时候看了日剧《明天妈妈不在了》,那时向往post的有勇有谋,最近回想起来才觉得,自己真正羡慕的人是储物柜。他为了守住跟妈妈的约定而沉默,没有人强迫他说话,只是向他倾吐。他默默地做个蛋包饭,或是摸摸她们的头就足以表示安慰,我很羡慕。有时候觉得说话累,自己没有资格妄加评论的事太多,语言会波及无辜的人。分明就是你一言我一语的主观表达,那些罅隙里的东西又怎么道得清楚,你开心我就为你开心,你暴躁我就帮你分担,我只要听听就好,语言会波及无辜的人。

评论

© 你忠誠的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