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阳关而已我不需要故人

滑翔的少女20140801

忽晴忽雨,碧空如洗,辽阔宽容。我跟啊喆扶在窗边天南海北地聊,看雨,也看太阳,看乌云和白云翻搅在一起,阳光和雨帘打成一片,看疾疾的风放牧一般赶着云团跑,象只魔术师的手一样把它捏成各种形状,转瞬间又不满意地推翻,背景是一片极致的蓝——很早就想说了,长顺的天蓝得像假的,尤其是在早秋的时候——那场面实在太美不敢回想,美得让我呼吸都变轻,竖起腰板以示敬意。一瞬间我感到身心俱疲,很想长眠一觉,醒来就如同新生,说真的,我觉得我,我的呼吸一定是浑浊的。
我眯着眼看着这一切,整个世界好象浓缩在眼前,前路敞亮,大抵是这样,不过我还是傲娇地批评了现下的生活,我真是个以煞风景作为恶趣味的人啊。

我拥有的明明跟别人是同一片天空,我拥有的偏偏跟别人是大相径庭生活。
我上课就两点一线,我放假就窝在家里。

听到嗡嗡声,抬起头看见一架直线行进的飞机,远远地目送它穿越了云层,随着渐渐消音的轰鸣声,不知哪个瞬间它缩成一个点。
想象它一样,在云上打滚,伸直手臂就变作滑翔翼,穿越层层柔软的白,结果——
脑子里自动脑补出大雄戴着竹蜻蜓一脸抱歉样的滑稽画风。
觉得,生活既是个美人又是个婊子,或者说,是个美丽的婊子。她本身是残酷的,如画的风景是她诱人的皮相。
晚上回家的时候,抬头又发现好多星星。我想我还是个肤浅的人,简单的自然现象就能高兴上半天,静静地在门口的楼梯上坐了一会儿,白目地仰着脖子,可惜我不会看星象,欣赏能力停留在评比哪颗最亮找找北斗星的层面,但是很享受夏天静谧的夜,想起11年夏天总是起夜,搬张椅子跑到楼顶坐着看洗衣房上的光影移动,心里象有片海那么静谧。很想回到11年的心境,14年心事好象压在呼吸上,觉得呼吸很重。

所以最近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评论

© 你忠誠的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