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阳关而已我不需要故人

人间好时节20130806

晚饭以后稍作歇息就直接整个趴在床上雷打不动。捧着手机,好象拥有全世界。很久以前,没有手机的日子,我就觉得,妈妈把电脑门锁上,就是把我锁在整个世界外面。拥有一支智能机,好象就是获得加成,插翅而飞的银枪小霸王,可以畅游九霄,然而这九霄不过床宽高。
       翻看了各app玩遍了诸手游,其间换了无数种姿势,在黑暗暗的房间里,眼睛持续地感到不适,然而就是不愿放手——也只有对智能机才有这种非同凡响的执着——各种反胃。眼睛的酸涩和肠胃的不适叠加,着实不怎么舒服,象吞了一夜的蝈蝈,但我愣是保持了三个小时没动。这之间收到了几条qq的讯息,是几个少有联系不该再联系适合不打扰地问候的老朋友,晾置一会儿回复后,就没了下文。她跟我说,她昨个生日,我说那你生日快乐啊。
       我已经没有了两年前的那种习惯,“在夜阑想找个合适的人说心里话”,现在我宁愿一个人。
       刚来家里的俩月大的小狗,蜷成一团,一直睡在床边,睡在我的九霄下面。象个小鹿子,时不时发出哼声,头不动地翻眼看着外面的动静,又闭上眼,发出哼声。他真的很小。蜷缩起来的大小只有我蜷缩起来的六分之一,头有半个身子大,耳朵跟尖鼻子一样长。他蜷缩起来的时候,好象是兔子在过冬,把整个身躯,一整根脊椎,深深地摆成弯曲的弧度,把嘴嵌进后腿的毛里面,爷爷说他这个睡姿,是因为他鼻子冷。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人老了,说话的语气很难辨真假。我只是觉得,他真的挺冷的。
       终于我决定站起来看看,他尾随其后。
       我先是打开了卧室的门,看见客厅灯火通明,然后惊异地发现爸爸妈妈都不在家。紧随其后地,我打着脚丫子迅速地奔到爸爸的房间,打开他的房门,里面黑灯瞎火。他果然不在家。我原本的想法是算了就这样吧去休息了明天早点起来做作业运动带狗散步又是美丽的一天,但却在合上门的瞬间,被窗子外吹进来的风黏住了脚,而后我洞开了房间的门,径直走到床的前面,躺上去。这个房间位于我左手边的墙壁是弧形的,上满落满窗户,风就从那里吹进来。我躺在黑暗里,听到蝈蝈的和声,枕着雨后的凉风,心里因为什么都没有想而一片澄明。风声象浪声,床象沙滩,我只剩相顾无言的闲适。这让我一整个周的奔波化为乌有,只想安静地躺。个中滋味,无以言表。
       至此我似乎终于找到了晚睡的原因——黑夜的静谧,太舒服了。黑夜没有春和景明,黑夜没有太阳,它有的只是薄如蝉翼的气氛,能把你轻轻地托起又不舍得睡去,让人好安稳好安稳。白天会感觉到昭然若揭的无处躲藏,阳光灿烂得可怕,溃烂的秘密和伤疤无处藏身。白天你总是要努力。说起这个,班主任说过一句话,让我觉得没什么是好不起来的。她说,你要记住,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健康的。
    恩,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罅隙,都有自己偏执的地方,比如强迫症。犹言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人格是真正健全的,这种感觉真好。我们大家都一样。
    江河的一首诗,“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谁还会需要星星。”
    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我会更需要星星的。

    然后来首诗,形容我当时躺床上那种感觉。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评论

© 你忠誠的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