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阳关而已我不需要故人

今天见了你,感觉你是真的老了。光凭这一点,无论有多大的仇也是对你恨不起来的。

看你一脸沧桑的样子,喊着要帮我拿东西——或许你并不沧桑,只是你的皱纹沧桑。看着你费力地帮我把背包从一楼提到五楼。你隐忍地喘着气,不希望自己和他人听见。现在你做什么都让我心疼了,空气里弥漫着你老了的讯息。坐在你车的后座,看你焦虑地按着换乐键,它在dj沉默的间隙发出一声又一声突兀又弥补的“滴“声,反应的速度慢过了你点击的速度。你找了好久,没有找到你要听的歌。我提出要给你拷一些新的歌,问你喜欢什么歌,你想了想,说有十年没怎么好好听过歌了。

爸爸,我以前从没觉得,我的爸爸比同龄人的爸爸大上十岁左右有什么稀奇,需要有什么感情摆出什么表情。可是你确实正向”六旬老人“这个概括性的称呼迈进了。你快六十了。——即使还有八年,但是你知道,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不是从五十二岁到六十岁。我很想哭,哭你变老了。

我要如何面对八年后的你?你没有给我这样的勇气。

我宁愿我一直没有原谅你,这样我就能理直气壮地面对正老去的你,就能镇定自若地面对老去了的你,可对父亲的爱慕是隐匿在血液里的呀。

你最好不要老掉,最好不要给我一个无论如何也要原谅你的理由。

评论

© 你忠誠的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