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阳关而已我不需要故人

 其实,可以通过某些个人独有的声音判别其人身份,比如脚步声,比如钥匙撞击声之类的,对吧?就像灵魂的物化。
小男生,八年级以后就像雨后的野草疯长,脸被时光拉得细长,下巴泛青,让人看了很想要去蹭一蹭。时常穿一条黑色光滑运动裤,走起路来——欻拉欻拉。带着与众不同的,少年人的莽撞,腼腆,欻拉欻拉的灵魂。
是一条非常热闹赤诚的灵魂。 

有好几次,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即使眼睛看不到,光听这声响,就知道是。无比确定地,知道就是。就象辨认一个灵魂一样简单。
有一次走到校门口,思绪忽然被欻拉欻拉地搅断了,听着声音的频率判断着步子的大小,眼见着那个声音近了,近了,近在咫尺——忽然拔腿跑起来,任风击打刘海扑面而来,视死如归地跑着。感觉到那个欻拉声的诧异,以及它欻拉欻拉投过来的目光,然后紧跟着加快了发声的频率,跟着跑到了楼道里。拾级而上。
同班的女生问,跑什么啊。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追我。

什么东西在追呢?不过是欻拉欻拉、刺啦刺啦、哗啦啦的少女心而已。

评论

© 你忠誠的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